新巨輪背後的「推手」:小茹姊的故事

2021-08-25, 週三 14:52 2021-08-25, 週三 14:52
非常感謝大家對共生家園計畫的支持,募資順利達標之餘,特別想和大家分享—許多人好奇,那個在輪椅背後推的人到底是誰?是志工嗎?還是他的家人?在共生家園幾度危機的時候,還有誰在背後默默支撐這一切?
 
- - -
 
我是小茹,從中國福州來台灣也12年了,在新巨輪幫忙推賣也快10年,剛來台灣的時候,是人生最失意的時候,前夫外遇,美好的家庭生活破滅,那時姐姐在台中開服飾店,我就在店裡幫忙一陣子。由於沒有身分證,學歷也只有初中,到哪都找不到工作,後來有次北上,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新巨輪。
 
第一眼看到這麼多障礙者時,我非常驚訝,20個障礙者能夠一起生活,甚至出門賣東西工作,同樣是障礙者的創辦人-宗哥,居然還能開車載我,回想起來,那時我對障礙者非常不了解。
 
也許是被這份努力生活的精神牽引著,加上有許多同鄉的姐妹做伴,我加入推手的行列,每天和障礙者一起上工,和我固定搭檔的叫做阿宏(化名),有時候遇到不理解的客人會罵我們是騙人的,我一邊推,難過得掉下眼淚,阿宏會安慰我:「姐姐不要哭,加油!」彼此互相打氣,一起工作、生活久了,這些障礙者就像我的家人。
 
街賣很辛苦,推手每天頂著太陽走上8、9個小時,最大的職業傷害是足底筋膜炎,為了生計只能努力往前走。直到三年前有企業捐贈電動輪椅,加上年紀大了我才退下來,現在幫忙包裝、打掃、採買、帶成員去看醫生等大大小小的瑣事,即便不當推手也閒不下來。
其實,一直以來在街賣者身後的推手,是來自中國的新住民,在那個電動輪椅未普及的年代,推手不只協助障礙者街賣,更是為了生活而拚搏。商品每賣出一包,利潤50元,街賣者與推手做五五或六四拆帳,會這樣分潤的原因是,有些障礙者缺乏獨自販售的能力,例如:口語表達不好、精神障礙者、缺乏良好的應對能力等,他們需要推手的協助,而街賣是需長時間勞力及銷售技巧,難有志工能全時配合,因此才需要推手這樣的角色。
 
而會來做推手的新住民,往往是家境貧困,希望透過來台灣打工,改善生計,卻沒有合法的工作身分,只能透過推賣的方式來賺取收入。(關於推手的分享是新巨輪的狀況,無法概括到全部的街賣團體喔!)
這麼辛苦的生活,難道都沒想過要回家鄉嗎?在某次的採訪中被問及,我笑著說,有愛人的地方就是家。這麼多年來,我從推手開始,和宗哥一起經營這個街賣者家園,為了照顧夥伴們的生活起居,經歷了火災、拆遷、瀕臨負債,我甚至拉下臉向大陸親友借錢,只為了不讓障礙者再次流離失所,與宗哥的夫妻情感不在話下,台灣早已是我第二個家。
💌更多有關小茹姐的內容,請看影片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N7Xr-v4N2hM
 
- - - 
 
募資活動結束後,歡迎您持續關注新巨輪
關於共生家園的近況,我們會不定期更新在粉專喔!
 
小額捐款支持我們|https://bit.ly/3dLgb0O

請聽我說